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

  《仙剑奇侠传》!

  这部剧豆瓣评分高达8.7,近10万人打分,被评价“曾以为是仙侠剧的开端,结果却是巅峰!”

  距离仙剑游戏的正式发行过了 23 年,离电视剧播出也过了14年。

  今年年初,腾讯澳门永利集团宣布将翻拍《仙剑奇侠传》,消息引起轩然大波,网友们大多都是抵触情绪。

  只因为,《仙剑奇侠传》是我们80、90后心中无法复制的经典。

  1

  2005年,是很特别的一年。

  那一年,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青藏铁路终于全线贯通,载着聂海胜和费俊龙的神舟六号飞船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点火发射成功,北京2008年奥运会吉祥物“福娃”正式发布。

  所有这些大事件,对当时不满10岁的我,不过是外界发生的小动静。

  对我有致命吸引力的,是时而闪现“雪花”的老式电视机。

  《欢天喜地七仙女》、《聊斋》、《汉武大帝》、《天下第一》、《天外飞仙》、《家有儿女》……都曾是我喜爱的剧集影片。

  但印象最深的,是在年初播放的《仙剑奇侠传一》。

  老戏骨胡歌、人间仙女刘亦菲、言情女神安以轩、荧屏男神彭于晏,在那年,还都是一脸胶原蛋白的新人。

  一心想闯荡江湖成为大侠的李逍遥,在给婶婶寻找解药的路上,遇见隐居仙岛的女娲后人赵灵儿,机缘巧合下二人成了亲。

  19岁的李逍遥和16岁的赵灵儿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

  后来灵遥重逢,因拜月教的忘忧蛊,李逍遥忘了和灵儿发生的一切,但还是出于侠义肝胆,护送灵儿回苗疆寻母。

  他们在途中遇到富家大小姐林月如,及爱慕她的表哥刘晋元,后晋元拜李逍遥为师。

  讨喜的阿奴则是灵儿小时候的玩伴,唐钰小宝是南诏国石长老的义子。

  几人在相遇以后,开启了一段仙侠之旅。

  整部剧的精彩部分,是在身为女蜗后人的灵儿被镇在蜀山锁妖塔。一番折腾后,李逍遥和林月如进入塔内拯救灵儿,逍遥这时才想起了和灵儿亲密的过往。

  林月如看清二人心意,为救灵、遥选择葬身锁妖塔,在牺牲的最后一刻,她看着自己最爱的臭蛋,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真想不到,我已经这么老了”;

  故事最后,刘晋元在卧底拜月教期间被杀,阿奴和唐钰变成吊坠比翼双飞。

  而在消灭被拜月教主召出的“水魔兽”后,灵儿受了重伤,最后死在逍遥怀中。

  曾经渴望快意江湖的李逍遥,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好友一个个死去,到最后只剩孤独。

  林月如死前的那个眼神,赵灵儿满身是血躺在李逍遥的画面,李逍遥抱着女儿李忆如孤单的背影。

  正如动力火车在剧中插曲《终于明白》所唱:

  什么都别说 我不想懂

  至少我 还拥有 美丽的梦

  从它大结局的那一天起,这部剧永远刻在我的脑海里。

  2

  《仙剑一》是80后、90后一代人的青春启蒙片。

  更早的游戏系列,在那个没有攻略的年代,火遍大江南北。

  谁家有台电脑,都会围满了人,“通关了二十遍仙剑之后,把李逍遥留在了通往仙灵岛的迷宫里……”一个喜欢仙剑18年的玩家,在微博里写道。

  阿桑的《一直很安静》、动力火车的《终于明白》、JS的《杀破狼》还是胡歌首次献唱《逍遥叹》《六月的雨》,这些经典配乐也与仙剑的剧情一起深深印刻在我们脑海中。

  李逍遥到底爱谁?赵灵儿还是林月如?

  知乎上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成百上千,“灵遥党”和“月遥党”两派不分伯仲。

  李逍遥最先遇到的是赵灵儿,让他心甘情愿成亲的也是灵儿,她既天真无邪,却又能肩负拯救天下的大任,人美心善又可爱,我曾坚定不移地站“灵遥”。

  后来李逍遥和林月如打成一片,成全了“欢喜冤家”的美名。

  最后为了救灵儿和逍遥,她选择牺牲掉自己,死前她笑着流泪的画面一直在我心里挥之不去,我开始偶尔心疼“月遥”。

  有人说,小时候总觉得自己是赵灵儿,长大后经历过才发现,原来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林月如。

  爱情里没有公平,也没有应不应该,只有先来后到,只有宿命。

  充满仙气的赵灵儿是我们人生的初见,是美好岁月的惊鸿一瞥。

  而一直很安静的林月如,是我们面对另一个人的卑微和忍耐。

  其他角色对爱情的选择,也是后来我们称赞的——

  唐钰小宝对阿奴的喜欢,是心甘情愿,是“不问值不值得”。

  刘晋元对表妹林月如的喜欢,是小心翼翼,是“相爱不如相知”。

  酒剑仙对女娲后人青儿的喜欢,是默默保护,是想要她平安幸福。

  在这部剧里,爱情的模样有很多种,但没有一种爱情,是自私自利的。

  “我喜欢你,但我更愿意看你笑着幸福”,这部剧给我们一代人上了一节终身受益的爱情课。

  3

  除去凄美的爱情故事,我对它的怀念更多源自它的剧本设定。

  从人物塑造上来说,这部剧好就好在,它太真实了,真实到从不会站在道德制高点去美化/批评任一角色。

  它就把这个人物塑造出来,让观众自己去听,去看,去定义,去评价。

  李逍遥是潇洒的男主角,剧本成全了他佳人环绕的美梦,但面对两份感情,他会纠结,会怕辜负另一方,会犹豫不决而不自知。

  他甚至在林月如牺牲以后,把自己和灵儿生的孩子,取名“李忆如”。因为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在和赵灵儿果断诀别后,有过一段爱过林月如的时光。

  赵灵儿也一样,美若天仙,却有自己的“私心”。

  在灵儿身负重伤即将死去时,她笑着对李逍遥说以后要一起好好生活,李逍遥哭着劝她睡吧,灵儿摇头:逍遥哥哥一个人会很可怜。

  当时我为两人的爱情哭得稀里哗啦。

  但有一点值得回味,她同其他女人不一样,做不到大方祝福李逍遥“另择佳偶”过一辈子。

  她不圣母,不绿茶,不白莲,她是一个爱着对方的小女人。所以她同黄蓉一样,即使死去,也不愿说出祝福的违心话。

  好人并非十全十美,坏人并非一无是处,每个人那么做,都有初衷和缘由。

  《仙剑一》塑造的世界并非“非黑即白”,而我们每个人都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从剧情设定上来说,它为我缔造了一个“仙侠梦”。

  在这个仙侠世界里,有路见不平的侠义,有闯荡江湖的大气,有在追寻的过程中看到成长与进步。

  美若天仙的仙女、侠肝义胆的侠士、仙灵奇幻的场景都是存在的。

  后来我看过《花千骨》,看过《三生三世》,但没有一部剧,比得上它在我心里的位置。

  仙侠的故事从来不是打着“闯荡江湖”的旗号去贩卖玛丽苏和逞英雄刷boss,以示主角多厉害。

  十年后的我们死不承认后来改编的仙侠剧,也只因他们都不再是当初那个追求仙侠梦的模样。

  4

  胡歌说过,有个晚上,他拿着遥控器转了一圈,电视屏幕里三个台都有他:

  《仙剑奇侠传一》的李逍遥、《仙剑奇侠传三》的景天、《神话》里的易小川……

  一样白衣飘飘的人物形象,但他发现,后来的同类角色,再用力表演,都不如二十年华内心饱满的李逍遥。

  时间退回2004年,名不见经传的胡歌还在瑟瑟发抖地琢磨着“古典一些”的眼神,刚拍完《天龙八部》的刘亦菲未曾想过自己的赵灵儿一角成为仙女的代名词,拿着“阿奴”的剧本试镜的安以轩最终变成了霸道美艳的林月如,而原本是仙剑NPC的彭于晏也没想到自己一度成为男二……

  在2005年及此后的数十年,他们成为了仙侠剧的代名词。

  五毛钱的烂特效,挡不住《仙剑一》在90后心中的地位,挡不住它成为仙侠剧的“经典”——

  灵儿的发髻饰品和一身古风裙,曾是无数人心中的仙女标配;逍遥哥哥的一身服装造型,到现在影视剧里还被用着。

  如今五年过去,十年过去,第十五年也即将过去,我们对《仙剑一》依旧念念不忘。

  甚至因为这个执念,在看到“仙剑人”纷纷结婚后,我们会跑到胡歌微博底下,问他到底什么时候结婚,一遍又一遍地提起刘亦菲和胡歌是否还有可能……

  不知道在怀念什么。

  后来我们步入社会,在快节奏的压力下郁郁寡欢。

  偶尔午夜梦回,还会想起李逍遥的那个仙剑江湖——有爱,有追寻,有善良,有邪不压正。

  恍惚十四年过去,等我们看懂这部剧,都已经老了。

  作者:沈迦离,一个不会讲故事的听歌狂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