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

“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家里没有爸爸妈妈照片,我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今年10岁的罗金花自小便是一个不幸的孩子,父亲在她1岁时生病去世,同年母亲改嫁,尚在襁褓中的小金花只得与年迈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

罗金花家住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的一个小山村,当地经济落后,生长在这里的村民世世代代以种植玉米、土豆为生,生活艰苦,大多没有接受过教育。因金花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已无力抚养教育金花,从7岁开始金花便跟随叔叔婶婶生活。

金花的叔叔名叫罗伟华,婶婶名叫邱包生嫫,两人均是28岁。夫妻二人育有三个女儿,大女儿银花今年8岁,两个双胞胎小女儿尚不足1岁。像村子里其他家庭一样,罗伟华常年在外打工,婶婶负责三个女儿以及侄女金花的衣食住行。“叔叔婶婶待我很好,是他们让我觉得我也是有爸爸妈妈的孩子。”金花说。

金花的叔叔家生活也很艰难,婶婶需要照顾两个还在哺乳期的小女儿不能外出务农,家中所有经济来源全靠罗伟华一个月3000元的收入支撑,他每个月寄回来1500元作为妻子和4个孩子的生活费,去除两个小女儿每个月的奶粉钱,所剩寥寥无几。图为金花的叔叔家。

日子虽然清苦,善良的婶婶却从不曾亏待金花,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留给金花,妹妹银花经常埋怨爸爸妈妈偏心。金花、银花现在分别读小学四年级和二年级,姐妹二人学习成绩优异,每次考试都是班里前三名。如果您想帮助罗金花顺利完成学业,请点击【婶婶抚养残疾侄女

金花的左手有两根手指天生残疾,叔叔婶婶一直打算为金花做手术进行矫正,但苦于生活拮据,一直没有钱给金花医治。

金花说:“婶婶很节俭,小妹妹用的尿不湿婶婶都是洗过后晒干连续用两次。”一包尿不湿在当地卖50元左右,而一包仅够两个女儿5天的用量,每个月单是尿不湿都需花费近300元。为了节省开支,婶婶便将双胞胎女儿用过的尿不湿洗净晾干重复使用,家中处处可见晾晒的尿不湿,每一个都洗的干干净净,以备下一次使用。

小金花深知叔叔婶婶的不易,每天放学后,她都会主动帮婶婶分担家务,照顾妹妹、生火做饭、割猪草……双胞胎妹妹换下来的尿不湿需及时清洗,懂事的金花也总会抢着帮婶婶清洗。

“如果我长大会赚钱了,我就买好多尿不湿给妹妹用,这样婶婶就可以不用天天洗尿不湿了。”婶婶被小金花的童真逗笑,金花的懂事让她十分欣慰。

随着四个孩子年龄的增长,金花的叔叔婶婶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金花的婶婶说,现在单是养4个孩子生活就很艰难,但读书是孩子们唯一的出路,只要她们好好学,日子再苦,也不会耽误她们上学。(图文/张恩慈 谢玉婷 编辑/苏瑞 )如果您想帮助罗金花顺利完成学业,请点击【婶婶抚养残疾侄女】或打开微信-钱包-腾讯公益-搜索“婶婶抚养残疾侄女”进行捐助。了解详情,请关注企鹅号或微信公众号摄客微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