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

何东方

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近年来,老年人们追求“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为”,使得老年大学招生异常火爆。其中,不少老年大学的摄影课程还需要“抢”名额。摄影家何东方执教厦门市同安区老年大学二十几年,带领着同安区摄影爱好者在光影中寻梦、追梦。而作为同安的一名本土摄影人,何东方有意识地用影像来记录同安的发展,为同安留下第一手宝贵的影像档案。至今,他拍摄的影像资料不下10万张。

何东方作品

湖光山色

湖边春梦

雪山下的家园

栉风沐雨九载,和和睦睦一家

牧民的家

离离原上草

母亲

朝圣之路

在与本报记者唐瑜的对话中,何东方回顾了从喜欢摄影,到张罗组织摄影工作,再到通过摄影教学慰藉老年人“精神空巢”的个人经历。

唐瑜:您是从什么时候接触并喜欢上摄影的?

何东方:我第一次接触到便携式小相机,是用一台海鸥牌120-4B型相机为大家拍照。1983年底当兵复员前夕,战友借来了一台相机给大伙拍照留影,我再次感受到了摄影的魅力。同年12月,离开部队时,我到北京的王府井大街,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相机——88元的虎丘牌相机。那时候的相机用的都是黑白胶卷。

1987年,国产的海鸥牌DF-1型相机上市,开始业余摄影的我按捺不住,一到周末就搭上车到厦门岛内轮渡旁的华联商场去看,往返好几趟,才下决心买下相机,甚至在没买之前,把相机背带、镜头纸、镜头布都提前买好了。当时我的积蓄只有250元,而一台相机的价格是550元,为此我向母亲借了一些钱才凑够。相机到手后,我一连兴奋了好几天,除了上班,其余时间都背着相机出门,机不离身。对相机的痴迷,甚至一度招来了工友异样的目光。不过,邻居阿婆却说,“真够新式的,你爷爷早期就在照相馆里工作呢。”为此我找奶奶核实,爷爷确实曾在照相馆工作。

此后,我买来摄影书籍自学,很快还学会了冲洗照片。1989年,第一次有生意上门,对方提供底片,请我帮忙冲洗3000张4英寸的照片。我买来放大机和各种暗房器材,每天晚上忙到深夜,足足忙了一个多月,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不仅把找母亲借的钱还上了,还购买了一批胶卷。

唐瑜:您在创建基层摄影组织的过程中,有过哪些难忘的经历?

何东方:1988年,我加入厦门市青年摄影家协会,协会一有活动我就往岛内跑。也是从那时起,我萌生了在同安创立摄影协会的想法。后来经过几个月的筹备,我们终于在1989年5月组织创建了同安县青年摄影协会,首届会员28人。1993年,我担任了同安县青年摄影协会会长,举办了三届“银城风貌”摄影展,使得协会不断壮大,会员增至50多人。多年来,同安区摄影协会开展摄影比赛、活动不断。2014年,我还在同安区创建厦门市首个职工摄影协会,并担任会长至今。2016年,同安区被评为“福建省摄影十强县”。

近年来,同安区摄影人队伍不断壮大,形式多样。现有4个协会,分别是同安区摄影协会、同安区职工摄影协会、同安区老年大学摄影学会、同安区教育工会摄影协会。每个协会的会员和层次有所不同。同安区摄影协会的会员摄影水平相对较高。同安区职工摄影协会的会员都来自各企事业单位,大多是一线员工,摄影并非他们的专长,但又需要用摄影服务企业。因此,职工摄影协会宗旨就是普及摄影,培养广大职工对摄影的爱好,丰富职工文化生活。同安区老年大学摄影学会,学员虽然年纪大,但大都认真学习、不断探索、创作实践,已成为同安区一支不可低估的摄影力量。教育工会摄影协会,会员均为教师,文化素质高,是一支新成立的队伍。虽然他们对摄影相对陌生,但有着对摄影的满腔热爱。目前,该队伍活跃在同安教育的每一个角落,用他们的镜头记录和宣传同安教育事业的变化。

唐瑜:在老年大学教书的几十年里,您逐渐了解了老年摄影群体,他们都有哪些特征?

何东方:老年摄影班学员来自不同单位,年龄层次不等、文化水平不一、接受能力快慢有异,给教学带来了一定难度。但是,他们都有老年大学精神养老、文化养老、安度幸福晚年的共同愿望。老年大学学习相对宽松,要使学员持之以恒、坚持到校、提高对摄影的学习兴趣,靠的是课堂教学吸引力。大家也都很容易融入感情,愿意广交朋友。

唐瑜:针对老年摄影人这一群体,您有哪些好的教学方法?

何东方:每次讲课时,我总是带着深厚的同志情、朋友情、同学情走上讲台,在讲述课题内容时总是用商量、研究、探讨的口气和大家进行交谈。

启发兴趣,鼓励为主。刚入学的学员学习摄影没有基础,普遍存在畏难情绪,拿着相机不知从何处入手。我就利用课前或课间休息时间,先消除思想障碍,当场教会开机、对焦、取景、拍片、回放等拍摄基本操作,3分钟学会拍照片、看照片,短时间加强学习效果、提高兴趣、树立信心。

对重点难点,讲深讲透。针对老年人记忆力差、学过易忘的特点,授课内容少而精、深入浅出、通俗易懂。

磨刀不误砍柴工。掌握技能的前提还是得靠扎实的知识做支撑。老年大学的摄影课教学,以专业知识的教学为主,也应该鼓励学员自修文化课程,提高文化素养。此外,我还鼓励学员们多参加影赛,一来可以利用影赛的平台,鼓励学员们多创作,二来也可以让学员们利用影赛的机会多交流、切磋,取长补短。

总之,老年摄影教学既是一门艺术教学,也是一门教学艺术。它需要教学者耐心、细心、热心,更需要学习者信心、恒心、开心,二者互补,相辅相成。

唐瑜:您自己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摄影创作经历?

何东方:作为同安本土摄影人,我有意识地用影像来记录同安的发展,见证历史的瞬间,为同安留下第一手宝贵的影像档案,这是一种文化自觉。

2016年“莫兰蒂”超强台风袭击厦门。灾后第一时间,我扛着相机就出门了,同时通知摄影协会的伙伴们,救灾的同时不忘拍照。正因为提前筹划,我们拍摄了大量的灾后重建照片,不仅为抗灾重建主题影展提供了作品,也留下同安抗击台风“莫兰蒂”重建家园的图像档案。

摄影,不是为拍摄而拍摄,除了记录历史,还能让照片产生社会影响力。多年前,我到云雾缭绕的白交祠村采访,这里是厦门海拔上千米的高山村,刚好赶上白交祠地瓜的采收季。在村口的地瓜田里,一家三口正在采收地瓜,不少地瓜被刨出土面,地瓜还连着藤。那一年地瓜收成特别好,农民们笑逐颜开,我拍下了丰收地瓜的新闻照片。隔天照片登上厦门主流媒体的头版,几天后,该新闻图片被人民日报采用并刊登。一张新闻照片,也改变了白交祠地瓜的命运。之前,品质上乘的白交祠地瓜一公斤一元也卖不动,经过媒体的广泛报道,白交祠地瓜声名鹊起,帮助了当地农民创收。

还有一次,我和厦门晚报记者一起采访了三胞胎早产的新闻,抓拍到三胞胎手握手称重的画面,隔天报纸以《三胞胎早产,手握手称重》刊发报道,引起了很多人关注。短时间内爱心单位捐款数万元,帮助三胞胎姐妹顺利脱险。

唐瑜:您认为好作品应该是什么样的?

何东方:一幅好的作品应该有思想、有情感、有时代感。好的作品往往要有感染力和启发力。在我看来,一名摄影人,不仅仅要创作出美好的作品,给人以美的熏陶,还要用镜头记录下历史的真实瞬间,留住历史,启迪后人。这是摄影人的使命。

文章刊发于《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摄影报》·2020年·第1期·2版

摄影:何东方

采写:唐瑜

声明:本文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取得授权

《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摄影报》邮发代号1-126

对开每周两期

24个版全彩印刷

全年100期共150元

怎么订阅2020年报纸

前往邮局订阅或拨打邮政订阅热线11185咨询

登录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邮政报刊订阅网订阅

扫描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摄影报在线订阅二维码支付

我就知道你“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