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官网线上娱乐

最容易出错的是煽情。激动是谨慎的天敌。

撰文/袁征

前些时候,我在腾讯·大家上发了《田忌赛马,利用规则漏洞不等于不守规则》,讲遵守规矩有多重要。其实还有个问题应该讲一讲。这不是抓住一个作者的文章纠缠不休,我不至于那么损。接着再发些议论,是想提个小建议:请大家注意一下不同讲法的差别。

在《田忌赛马,利用规则漏洞不等于不守规则》里,我说,“利用规则的漏洞”不等于“不遵守规则”。不管出于什么用心,只要不犯禁,就是遵守规则。前后两个讲法不是一回事。

这样咬文嚼字是写文章和做学问的一个基本功。前年我给学生开讲座,就讲这事。当时我引用了一篇论文。那位作者批评现在学校里的一个现象:“循规蹈矩的儿童被当成是守纪律的;而那种具有强烈的求知欲,常常在课堂上对教师表现出‘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儿童容易被视为不守纪律,以至于不被允许在课堂上大声讨论问题。”

这看上去是很开明的主张,现在好多文章的议论都是那么潇洒,但实际上它一错再错。由于那是指责,是否定,所以“循规蹈矩的儿童被当成是守纪律”的意思是:循规蹈矩不是遵守纪律。我们讲“什么不是什么”,是讲第一个“什么”不是第二个“什么”的任何一种,或任何表现。讲得文绉绉一点,那叫“否定命题谓项周延”。“周延”是包括世界上的所有实际例子。“否定命题谓项周延”的意思是:前面那个“什么”不是后面那个“什么”的任何实例。讲循规蹈矩不是遵守纪律,就是说:循规蹈矩不是世上任何遵守纪律的表现。

很显然,情况并非如此。大家说“循规蹈矩”,往往带点贬义,嘲笑人很死板地按规矩做事。但是,过分认真地遵守规矩仍然是守规矩。纪律是规矩。好坏搁一边,循规蹈矩无疑是遵守纪律的一种表现。“循”是遵守,“循规”是遵守规定。“蹈”是踩踏,“蹈矩”是踩着规定的路线行走。讲循规蹈矩不是遵守纪律,就是讲遵守纪律不是遵守纪律。这好像是挺严重的思想错乱。

那段潇洒的主张里还不止这样一个错。

作者接着指责:“在课堂上对教师表现出‘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儿童容易被视为不守纪律。”意思是:在课堂上拼命追问不是不守纪律。上头讲的规则说明,在这样的句子里,“不是”前面的东西跟后面的东西必须完全不同,互相排斥,不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许多情况下,课堂上的追问不但对提问的学生有好处,其他同学也会得到帮助。事实上,经不起同时代人自由追问的主张算不上学术。但是,课堂讲授不是个别指导。少数学生不停地追问有时会严重影响课堂教学,教师不得不出手制止。如果学生不听,那就是不守纪律。所以,在课堂上拼命追问不是不守纪律的讲法华而不实,本身就经不起追问。

一些文章的错误不那么明显,需要用心琢磨,认真设想各种可能。有位作者主张政府资助特别聪明的孩子。他说:“智障儿童能享受特殊学校的特殊教育,超智儿童却不能接受适合其身心发展特点的特殊的精英教育,关注了弱势群体,却忽视了超智儿童,这其实也是教育的不公平。”那就是说:政府特别照顾智障儿童,没有特别照顾小天才,那不是教育公平。作者提出这样的批评,应该仔细地想想,前面的做法跟后面的教育公平是不是完全不同,是不是跟所有合理的公平规则都不挨。但那位先生可能不习惯受这个累,随手就写,写完就投稿发表。

结果,他错了。政府是全体人民的代表,必须平等对待所有公民,不偏不倚。但政府的基本职能是保护和帮助人民行使权利。如果得不到特别的支持,多数智障儿童不能实现自己的受教育权,所以政府有义务提供帮助。相反,天才儿童即使没有政府的特别帮助,也能行使受教育的权利。任何儿童无法行使受教育权,政府都提供帮助,这是一条公平的原则。所以不能排除特别照顾智障儿童,而不特别照顾天才儿童是公平的做法。

写文章光凭文从字顺还不行,要懂点理论,还应该细心。

最容易出错的是煽情。

激动是谨慎的天敌。一位作者慷慨激昂地写道:“精英主义的观点认为,一个优秀的人应该得到更加卓越的教育机会。”接着他引用外国学者的一段话:“阻止一个在智力或性格与体力上属于强者的人取得凭天赋能力所能取得的成绩,其不公正、不民主和犯罪的程度正如阻碍一个弱者在与同伴竞争时最大限度地发挥其能力一样。”

那就是说:不给精英学生特别帮助,是阻止他们取得成绩,是犯罪。人们讲“什么是什么”,一般是讲前面那个“什么”属于或等于后面那个“什么”。“白马是马”的意思是白马属于马。“周树人是鲁迅”的意思是周树人等于鲁迅。但是,不给特殊帮助属于或等于“阻止”吗?

“阻止”是采取行动阻拦和制止别人,不帮助是对别人不采取任何行动。它们根本就是两回事。因为这类情况,我对热情澎湃的讲法特别提防,生怕作者太兴奋,不能小心剔除文章里的错误;也担心自己被打动,失去辨别是非的冷静。

不赞成“精英教育”,当然有很多道理可说,但这篇短文主要不讲这个。我只想提一个小小的建议,希望大家仔细分辨不同讲法的区别。这不但可以少说错话,还可以当作很有效的工具。好多哲学论著和法庭辩论都使用这样的办法。